语言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比特币矿机资讯 > 详情

决胜枯水期挖矿,今年矿工的北迁之路恐怕不会顺利

2019-09-11 17:34

  比特币挖矿的核心竞争力是能源,谁能找到廉价的能源就意味着掌握了行业内最核心的资源。职业化矿工的门槛就在于对廉价电力能源的把握上面,全世界百分之70的算力都之所以集中在中国,便是因为我们有全世界价格与体量最优的西南丰水期电力供应。国内矿工每年两次的逆候鸟的周期迁徙,从中国的最北边来到中国的西南边,半年后再往西北回迁,矿工求电若渴年复一年的往返迁徙,并且乐此不疲。

timg (1).jpg

  每年五月到十月西南地区正值雨季,大批矿工涌入四川、云南等省份享受廉价且充沛的水电能源。10月份西南雨季结束的枯水季节,矿工依赖的则是新疆、内蒙、甘肃等西北火电、风电为生,能源的叫替使用达成挖矿效益的最大化就是中国矿工们迁徙的原因。


  尽管迁徙几乎已经是程序化的流程,但是即便是资深的老矿工,也不敢在矿场转换的环节上掉以轻心。每一次突发情况都可能使矿工们蒙受海量的损失,比如,今年西南的丰水期降水比以往推迟了一个多月,大量已经上架的矿机无点可用,整个西南的矿工眼巴巴的盼着天降甘霖。


  一、丰水将尽,数百万矿机将另寻新家


  今年的西南丰水期虽推辞,好在二级市场从四月份起行情开始启动,并且整个丰水期内行情一直保持高企的态势,丰水期刚好遇上小牛市,彻底点燃了矿工们FOMO的激情。不少矿工开始ALL IN式的挖矿。


  从数据上看,全网算力去年最低谷为36.55E到目前为止是83.48E,相比增长了46.93E的全网算力。从五月份步入丰水期以来,算力半年内增长了30.12E。全网总算力83.48E换算成14T的蚂蚁S9i的话,相当于有六百二十万台矿机同时在线,丰水期间新增当矿机为相当于两百二十万台蚂蚁s9i矿机的规模,平均每个月新增矿机四十万台矿机。


  然而,这个规模这种增速并不是矿业增长的尽头,还有源源不断的全新矿机被生产出来流向市场。目前,已知国内三大矿机生产厂家今年内的产能全部被预定一空,这意味着未来数月,矿机保有量将按照当前的增长速度继续拓张下去,到今年年底,保守估计还有两百万台矿机会加入挖矿大军的行列中。


  行情好、电费低、电力供应充沛上半年是属于矿业全体的狂欢,决战丰水期为矿工们所津津乐道。随着十月份的逐日临近,丰水期的福利期已经濒临尾声,有矿场已经发出通告,最晚到十月底,本年度丰水期全面宣告结束。四川、云南大山深处矿场忙碌的景象将告一段落,枯水期的西南,能够支撑期的矿业规模只有当前十分之一甚至是二十分之一,并且大电网供电的价格也将失去优势。


  丰水期结束,数百万台矿机矿机将面临短时间内重新安家的难题。从西南出发横跨整个中国向西北全年电矿场进发,矿工的迁徙季节如同候鸟一般,只是方向刚好相反,南方温暖的冬季适合候鸟过冬,而北方火电、风电才能够保数百万台矿机日夜不停的运转。


  一场迁徙之旅已经悄然开始,据了解西南省份不少物流公司已经备足运力,准备投入到这场矿机迁徙的大行军之中。


  二、变数增多,北方传统矿场不容乐观


  天量的矿机正等着被运往新疆、内蒙、甘肃等能全年稳定供电当矿场,北方作为传统的能源大省是国内矿业的发源地与大本营。本来,北方诸省应该成为矿业大狂欢的接力赛的下半场,然而,据业内人士讲,今年北方矿场面临诸多考验,情况可能并不容乐观。


  1)矿机增量超出西北矿产容纳上限,部分矿机可能被弃用


  上文我们分析过,行情好转、丰水能源令矿工们纷纷all in,半年时间内矿机增量两三百万台,目前全网算力已经远远超出历史最高值,这样短时间内矿机的井喷式增长可能已经超出新疆、内蒙等地矿场的容纳上限。


  老矿工张阳的直观感受是,矿产机位供给明显紧张,他的一千多台矿机以往都是托管在一个矿产,今年他经常合作的矿场告知他机位不够,他只能将部分矿机托管到另一处矿场,这无疑加大力他的管理难度。


  同时,张阳也察觉到矿场的议价空间减少力。像他这样中等规模的矿工,往年都能拿协议价格,每度电会比矿场牌面价便宜上一二分钱,但是今年突然没有了,只能按照牌面价格用电。据他推测,后面来的矿工肯定还要加价。


  机位紧张还是在只考虑存量矿机的情况下,据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的芯片采购订单,仅其一家,到明年第一季度还将会有104万台新矿机投放市场。已经是捉襟见肘的西北矿场容量届时将会被矿机挤爆的可能。


  2)政策仍遏制着矿机增长的咽喉


  新疆是除去四川以外最大的矿场集中地。业内预计,新疆的矿场容量占到国内的20%左右,加上临近的内蒙古的规模,两地基本上决定了全年电矿场的格局。而从今年开始,受国家发改委《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(2019年本,征求意见稿)》的影响,新疆、内蒙自治区政府已经出台数个与矿场建设相关的地方性文件,政策的核心是整顿矿场,遏制当地的矿业规模。


  我们采访了前连锁矿场资深运营人员、现LUB矿机商城运营负责人刘铭(化名)。据其介绍,国内有正规手续的矿场过去都是以云计算、大数据中心等高新科技项目报主管单位进行审批立项的,走的是打擦边球的路线。


  而今年这种项目报批已经引起相关部分的注意,矿场很难再以这类政策补贴项目通过审批,也就意味着新矿场会失去优惠政策,如果按照工业用电的价格买电,电力成本会高出近一半,在市场上根本没有竞争力,所以再新建矿场并不是门好生意。


  另外,刘铭还介绍,根据一贯的政策规则,北方在入冬后,为保证过冬能源的充足供应,原则是不再允许大规模耗能项目上马的。刘铭判断,不管政策上还是时间节点上,年内再想短时间新增大量去年电矿场已经是不现实的事情了。而矿机生产厂家则只会按照生产计划,如数将矿机交付给用户。矿机与机位的矛盾还将继续加剧。


  刚刚沉浸在丰水电挖矿狂喜之中的矿工们可能还没有意识到,今年的西北全年电才是对他们真正的考验,决战丰水期挖矿只是局部当胜利,真正决定胜负的战场是看起来稳稳当当的全年电供应。


hide
在线客服